杏花弦上雨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该死的未成年(下)[牌银]

明明就是一个车,我硬生生上下开了八千字,终于把我的债还完了。
赌骰一时爽,还债火葬场。

Peter本来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比这个夜晚更糟糕了,可是赤裸背部抵在在粗糙树干上的刺痛触感明显地告诉他,这个是错误的念头。
夜色已深的树林中除了他们两个并无旁人,头顶的枝桠被茂密的翠绿树叶覆盖,只有淡淡月光透过枝间缝隙,打在两张英俊脸颊上,映出半面光影。
这个距离很危险。Peter不自觉得扭动身子。男人温热暧昧的鼻息甚至都能随着他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酒精借着暧昧多情的氛围与空气中诱惑的因子将原本苍白的面颊染得通红。微微扭头想要逃避这一切,却还没来得及付诸实践,就被Remy以一个侵略性极强的吻所消弭。

 

http://m.weibo.cn/3178112714/4010632481385829?sourceType=sms&from=1067095010&wm=3333_1001

牌皇表示,这个帽子好大。

IRIS-呓:

……感觉自己有毒,,

结合那个逆年龄差的文食用w


结合文章食用,效果更佳。以及,感谢小天使的画🌹,我一定努力开车。

IRIS-呓:

一个尴尬的捉奸现场……画的时候都get到了满满的尴尬,,请结合包子的文食用…
…太尴尬了我去缓一缓…
色差是什么夭寿的玩意,,,

该死的未成年(上)【牌银】

因为电影版蜜汁时间线延伸出的脑洞。逆转未来是1973年,快银17岁。金刚狼1狼牌救人1986年,就算牌皇30岁。得出来的结论是快银比牌皇还大一岁(我知道我这个脑洞有毒)所以这大概是一个Remy被不老童颜坑的故事。

 

 

 

 

Remy和Peter又吵架了。

虽然这不足为奇,吵架已经成为了这对别扭情侣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小到今天晚饭吃几块奶油蛋糕,大到Peter又私自在高危险任务中逞能,无一不能成为引战的导火索。

交叠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落在黑暗小巷中,如同暧昧的情人牵手而行。然而此时的事实则是Remy单方拖着Peter 行走。

跌跌撞撞地跟着Remy 的脚步走在人迹罕至的道路上,脚下一个趔阻便差点被起伏的小石子绊倒在地,Peter 心中的怒气值随着酒精作用达到最大。

 “我告诉你,你会后悔的。” 如往常一样,骄傲的银发小子叫嚣着抗议Remy 对他的禁锢,当然主要是死死钳制着他手腕的有力手掌。该死的,这个男人到底用了多大力气。在试图挣脱无果后,不由得心中生出一股悲哀。

走在前方的男人突然停下身来,扭头盯着自己的俘虏。高大的帽檐洒下一片光影,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他的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调侃与愤怒,尖锐刻薄的言语从好看的薄唇中吐露出。

“后悔?后悔刚才没让你醉死在赌场?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你也敢乱喝酒。”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差点就搂上Peter腰的肥腻手臂,Remy到现在还恨不得用扑克牌将他轰得半身不遂。

“STOP,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我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和你吵架……”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因为突然加快的脚步被堵在喉咙里。

拐过昏暗幽惑的小巷,与黝黑墙壁相邻的是一家风格极为华丽的酒店,高大的招牌被霓虹灯渲染得在夜幕下流光溢彩,出入大门的男女或窃窃私语或高谈阔论,完全没有一副夜深人初静的模样。

英俊高大的男人快步走入大厅,挺直的身影带着风流俊朗的气度,黑色风衣包裹下线条流畅,放在平时定是让人多看两眼。而此时与他绅士风度极为不符的是手上拖拽的男孩。男孩的脸上泛着些许不自然的红色,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酒精作用,圆亮的双眼蒙上一层迷茫,嘴里喋喋不休地叫骂着些难听的词汇。从两人一进入大厅,这奇异的景象便引发了众人瞩目。

凭着对恋人细致无遗的了解,在踏进大门的瞬间,Peter心中早就明了他打的什么主意。他觉得自己的鞋底都要在地板上摩擦出白痕了,却仍然无法抗衡手腕上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往目的地。

无视男友愤怒的目光,Remy轻车熟路地随手丢给前台一张身份证。“麻烦一间房。”下一秒他的声音就被Peter瞬间拔高的音调给掩盖。

“该死的Gambit我告诉你,你别想强迫我跟你上床。今晚我绝对不会听你的。”要不是顾及形象,估计他早就扑上去给那令人讨厌的手一口,然后逃之夭夭了。

前台服务员的目光在这对奇特的客人身上打量,像是想探究什么。不过还没等她细做思考,便屈服在Remy锐利的目光下。“先生您的房间号是205,这是钥匙。”男人身上肆意张扬的危险气息让她连忙递出钥匙。

要是放在平时,他说不定还会抱着怜香惜玉的心态和这位美丽的小姐态度好点,可是现在,Remy只是毫不客气地拿起她手掌中的钥匙就带着恋人往楼上走。

一门心思都落在怎么惩戒不听话的恋人上的牌皇显然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他敏锐的观察力与对危险的感知。所以他没有注意到服务员一路跟随他们背影消失在拐角处的眼神,以及她接下来拨通的电话。

当然,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留下一张扑克牌。让美丽的女士知道窥探别人隐私不是什么好事。

极驰如风的快银第一次觉得Remy的速度比自己更快,在他还未回过神来,已经被强制性地扔进柔软的双人床中,体重不算轻的Peter在床榻间压出了一个明显的凹陷,一瞬间强烈的天旋地转让他再睁眼时只能看见头顶花纹繁复的天花板。

这感觉真是糟糕极了。Peter用着仅存的意识思考着。

用现在还发酸的手肘支撑身体努力直起上身,试图摆脱这任人摆布的弱势姿势。“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交流方式。”Peter的声音中不满与愤慨简直快要实质化了。

“可是只有这样你才会安静地听我说完话,不是么?”他的神情和声音都是那么自然,态度是如此理所当然。语调平缓得像是在叙述什么显而易见且理所当然的事情,Remy对于自家银色大猫的驯养方式极为了解早就已经是十成十了。

不急不缓地扭动颈部肌肉,旋过头用老练的眼神将恋人审视片刻。

银色夹克在一路挣扎推搡中早就松松垮垮地挂在肩膀上,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和精致的床单显得格格不入。与年龄严重不符的脸颊上被酒精染上一层迷蒙红晕,掩藏在散乱银发间的耳根更是重灾区,上面的红色已经泛滥成灾。半撑的身体直挺挺地与自己对峙,活像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

后续戳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4517908714963

 

 

 

 

 

开车其实在(下),这是辆伪车,你们别打我。

小可爱说,要认真学习哦——

故人叹[AL]

cp:阿拉贡x莱格拉斯
私设颇多,人物属于托老,ooc属于我。

艾达瑞安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熏风午后。
头顶的枝桠被茂密的翠绿树叶覆盖,空气昨夜雨后泥土的微涩气息还残留在空气中,耀眼的阳光透过枝间缝隙投在他翠绿的衣襟上,只留下破碎的光影。粉色的花瓣活着泥土黏在他的靴子上。如缎子般的金色长发不再被银色王冠束缚,而是编成小股辫子绕过耳际。
这便是来拜祭父王的他见到的墓前光景。
莱格拉斯的声音如同清脆的风铃从远方传来。“我来看看他。” 温和如常的声音,似乎是在淡淡地微笑着。莱格拉斯将手中的风信子放在墓碑前,对着墓碑行了一个庄重的礼,举止落落大方,贵气凌冽。光洁的大理石映衬出他在岁月中毫无打磨痕迹的容颜,四时变迁,朱颜暗换,似乎都不能影响到他。
精灵真是一个被上天眷顾的种族。艾达瑞安在心中暗自想着。
“过段日子我就要西渡了。”温和的声音将艾达的思绪拖回,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微微昂首抬头看着莱格拉斯,却正对上他那双如星空般璀璨深沉的眼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祝您一路顺风,毕竟蒙福之地是维拉的赐福。”年轻的帝王低声祝福道。帝王的教育让他面对着这个亦师亦友的精灵也能够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也多谢这些年您的教导”
无数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无尽苍穹下,庭院高大穹顶的回廊风呼啸而过,高大的莱格拉斯搂着自己讲述着精灵族的故事,关于维拉,关于曾经恢弘堂皇的明霓国斯,关于狼烟铁血战争的赞歌。小小的自己看到,当时他眼中流露的并非对蒙福之地的向往与渴求,而是不舍。
不过父王逝世后,就没有是他舍不得的了吧。他理所当然地想着。
高大俊逸的精灵笑着,像是在谈论一件与自无关的事情,像是一池春水不起波澜。有风以淡不可见的姿态抚过,卷起他的衣角。
“我昨天梦见你父亲了。”莱格拉斯盯着墓碑,纤长的睫毛掩盖,看不出丝毫喜悲变幻。
艾达瑞安微微一愣,脑中的记忆如同流云一般倾泻开来。
父亲?那个面目威严行事雷厉风行果断狠绝的父亲。记忆中的父亲从来都是王者风范,就连对自己都是严格要求容不得半分错误,稍有不慎便会被训斥。
九五尊前,山呼万岁。八方叩拜,四海臣服。便是如此。
“艾达,你说你父亲会去哪里呢?”莱格拉斯眨着眼睛,他的语气像是一个渴求答案的孩子,询问父亲白日间,昨夜的星辰消失在何方。
人类死亡之后会去那里,就连维拉也不知道。只是从此寻遍整个阿尔达,却再也寻不着那个有黑发的王者。
艾达瑞安站在他的身侧,沉默着不做声。目光透过沾染晨露的草木,落在那个苍翠的身影上。明明是两人知道的答案,如今却成为千斤重担。艾达瑞安甚至觉得,它能够压倒那个看似坚韧勇敢的身躯。
“你父王还是当年的样子,就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他。”莱格拉斯蹲下身来,修长的双手擦拭着墓碑上的灰尘。像是多年前在云雾袅绕的瑞文戴尔中,他伸手掸掉友人肩头的尘土。
梦里,阿拉贡凝视着远方的城墙。昨日的友人自北方从容行来,越过边境至白城的役役长途,越过洛汗谒见厅华丽的朱红地毯,越过洪荒的苍苍荒野,越过刀光剑影,静静走来。
“你很像他。”一边处理着墓碑旁丛生的矮小野草,莱格拉斯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艾达瑞安过了几秒才明白这的确是和自己说的。
“这是我的荣幸。”艾达瑞安有礼的应和道,目光依旧紧随着莱格拉斯。
这句话从很小的时候就被众多的人在耳边提起。或赞扬,或勉励。开疆土守山河,继承父亲留下的一切。从小就就被给予了重大希望的孩子,肩上的重担也是不小。
身为父亲好友的莱格拉斯自然成为了自己最亲近的老师,身姿修长的精灵不复护戒岁月的青涩稚嫩,而是从容尔雅,八面玲珑。当父王被堆积如山的国事烦扰时,只有他细心地教授自己。至今还能回忆起他教自己骑马时,紧握住自己小小双手的宽大手掌的温度。
他和父亲的故事被传颂过无数岁月,见证山河变迁,而自己所能感受到的不过是莱格拉斯给自己的睡前故事中,那一点怀念。
似乎被边缘锋利的野草扎到,莱格莱斯猛地收回手。不过几秒,他又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他曾经和我说,你是他的希望。”
当苍老垂垂的帝王再也负担不起庞大的帝国,发际斑白的老人喃喃而语,艾达瑞安,你是我的希望,替我好好看着这个国家。
然而那时的莱格拉斯却在伊西利安守护者他的子民,当他知晓东方的噩耗时,所见的不过一抔黄土几缕尘烟。只能拨弄着坟头杂草聊忆故人。
高大的精灵完成最后的工作,缓缓地站起身来。
“有时候永生也是一种寂寞,因为你只能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逝去,却无法阻止。”
虽然是悲伤地话语,却只是用了很平常的语气,像是在喃喃自语与自己无关的话题。他眯着眼,享受着雨后的阳光的恩赐。呼啸的风声自四合而去。穿过身体,撩乱金发纠缠,看来竟是无限缱绻。
“时间总是消磨一切,这是您教我的。”艾达瑞安低眉顺眼地回答着。天下风云,云谲波诡,不过都败给了时间。太过在乎,反而束缚自身。
“但是有的东西能战胜时间。” 就算一切历史深处慢慢蒙满尘埃,但是有些东西只会在记忆中越演越烈。
石碑旁有点点寒鸦略过。将精灵的话语湮没。
“父亲他,一定也是这么认为的。”艾达瑞安自己都诧异于口中的话语。罩上帽兜准备离去的精灵得到肯定回答猛地回头,瞬间又重归那一副平静模样。
“多谢。”简单不过的单词,成为这对师生之间最后的离别。
中洲留不住他的步伐。颀长的身影终究是消失在即将笼罩而来的暮色中,不着痕迹,也在无迹可寻。

指间情(pwp一发完)手指play[牌银]

我又开上我的婴儿车来了。

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舔牌皇太太手指,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看。手控一脸满足
祝大家食用愉快。

http://weibo.com/3178112714/DFAPzi7RC?from=page_100505317811271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8955075973

婚礼[牌银]

给牌银一场婚礼。[BE预警]
主牌银,副EC,天使夜,狼队,蓝色生死恋出没。

      西彻斯特的雨季还未过去,空气中仿佛还能闻到浸染着雨水的泥土气息。雨后难得一见的夕阳刺破云层,透过树木枝桠散落在窗台上。或艳红或淡红的玫瑰一枝一枝高低有致插在白色花瓶中,微风抚动,间隙中散落一地赤色光影。
   Charles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剪裁得体的版式勾勒出俊俏的身形,不多加装饰的设计显得简洁优雅,唯有一抹胸花点缀。他转过轮椅,将目光从窗外草坪投向衣帽镜前手足无措的人。“Erik,你要相信我。你这样看起来好极了。”温柔如一泓清泉的声音在不大的房间中响起,成功地阻止了Erik第十八次整理他领结的意图。“别紧张。”
“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在这种环境下参加Peter的婚礼。”干巴巴地语句从眉头紧蹙的Erik口中吐出“对象还是我一直看不惯的Remy。”最后一次如强迫症一般将衣领上所有的褶皱抹平。他转身推起恋人的轮椅,金属扶手上的冰凉寒意似乎要将指尖都冻麻。
“这就是命运,不是么?”伸手覆上恋人的右手,仿佛还能感受到肌肤下流动的生命血脉。Charles半调侃半调皮地歪头。Erik张张嘴唇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Charles率先接过了话头。“而且孩子们都很开心。”
咄咄逼人牙尖嘴利的Magneto一反常态地沉默不语,嗫嚅了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Peter怎么找恋人这点就没随我,一点也不像我儿子。”
“但是今天的确你儿子的婚礼,而且再不出去的话,我们可就要迟到了。”Charles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碎碎念。Erik嘴里似乎又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便推着轮椅调整方向出了书房。
走廊两旁的蜡烛早已在John掌下一盏盏陆续点亮,偶尔有燃烧尽白色蜡油滴在灯盏上又凝结成各异形状。空气中香槟与玫瑰的气息交织弥漫,给古堡中蒙上暧昧浪漫的面纱,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大概是学生都聚集到屋外去了,走廊上反而没什么人。皮鞋与轮椅相伴而行,落在木地板上偶尔发出吱哑声响,回荡在空旷的长廊中,落在人心中有萧索意味。
Magneto不自觉地想到当初被拦在这儿认爹的场景。速度快于常人的银发小子就连认爹都是那么急匆匆。被Kurt瞬移扔到自己面前后,只留下一句“我是你儿子。”就忙不迭地落跑了。留下自己在走廊上站了一刻钟才消化这个信息,现在想想真是有点丢人。
想到这儿,Erik不禁觉得有些尴尬,脚步又加快了几分,不多时就走到了大门外。
门外已是一片火红晚霞,晕染在庭中玫瑰花海中显得尤为娇艳迷人。花影摇曳遮掩着衣香鬓影,推杯换盏。
Warren强硬地将一杯香槟推向Kurt的怀中,似乎在念叨什么想看你喝醉了什么反应。
千欢手掌间的烟花不住地跳动,吸引了Jean和Ororo两个小女生凑在一起不住地赞叹。
Revan今天是一袭金色长裙,显得高贵典雅。不过配上头上的玫瑰花环则显得多了三分天真娇俏,少了七分盛气凌人。至于出自谁之手,看看旁边紧紧握住她手的Hank就知道。
不适应如此正式的西服的Logan蹙眉扯着衣领,得到了Scott石英眼镜下的白眼一个。当然,虽然这看不出来,可是嫌弃的目光都快实质化了。
觉得背后有人在喊他,Erik缓缓转身,正对上走向他们的盛宴主角。即使是身着正式西装也阻止不了少年带着跳跃的脚步,这让跟在他身旁的棕发高大男人心底有些无奈。
“Daddy,professor X,你们来了!”圆亮的双眼中闪着少年独有的光彩,Peter一边走着就开始向他们招手,循着他们望过去的目光一步步走到面前。
“当然,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怎么能迟到?”话刚落音,屋后钟声响起,穿过回廊,穿过大堂,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打在齐刷刷抬头的每个人心上。
“时间到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起哄声,众人很自觉地退出一个圈,将场地让给了今晚的主角。
Remy转头将目光落在自家恋人身上,少年明显不适应这么多人的注视,居然一瞬间隐隐有红了脸的趋势。察觉到Remy火辣辣的目光,Peter抬头想要瞪他却又觉得不妥,硬生生忍了下去。
“Peter    Maximoff,你是否愿意与Remy   LeBeau结为一生伴侣,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都爱他、尊重他,死亡也不能将你们分离。”Charles一向平稳温和的声音中似乎也包含了微不可察的颤抖。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只剩下黄莺鸟儿在枝头的婉转啼鸣。
“我愿意。”在心头默念了千万遍的答案在此刻终于被吐露,Peter呆呆仰头楞楞地看着他,似乎从恋人的深情的眸子中搜寻着自己的影子,仿佛透过这一眼就能看透世间万物。
“Remy    LeBeau,你是否愿意与Peter   Maximoff结为一生伴侣,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都爱他、尊重他,死亡也不能将你们分离。”
“我愿意。”站在夕阳余晖中的高大男人身形挺拔,牵着他的恋人,半长的棕发在风中被扬起几缕,贴在他的脸颊上,半张侧脸隐没在霞光中,两人之间目光交错,仿佛流转了不知多长的时间。
“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欣喜之下的新人显得有点手足无措,Peter手抖得差点将戒指弄掉在地上的行为,更是获得了来自四周同学的嘲笑无数。他在心里暗自腹诽道一定要将他们都记住,来日方长好好算账。
“深呼吸,cher.”Remy反倒不在乎这些,只是在他唇边温柔地落下一个吻,这却让Peter抖得更厉害了。Remy不得不微笑着引导着恋人颤抖的双手,将戒指戴在自己指上。然后用自己特意挑选的戒指将自家少年牢牢地套在自己身边。
紧握的双手,交相辉映的对戒在不知何时升起的月华下无可挑剔。此刻他们只属于彼此。
从年少时赌场初识,到往后并肩作战。到今日两人终于将自己交付给对方。往后纵然斗转星移,时光荏苒,他们之间都不会再悲苦分离。
千欢的烟花在夜空炸开,把原本只有月华流转的天空衬托得更加绚丽多彩,那声音震耳欲聋,仿佛从远方传来的祝福与祈愿。
香槟,玫瑰,烟花,与众人的欢呼笑声交织在一起。Warren依旧搂着Kurt的肩膀不愿放手。Scott给Jean倒了一杯酒,继续对Logan的着装礼仪发表评价。Revan靠在Hank肩上像极了年少时的模样。
还有玩乐的孩子,依旧在的故人。
泽维尔学院永远是如此。
Charles意外地埋下头,一丝一毫的神情心绪都不愿让人看见,只是扯住了Erik的手掌。
“professor X,Daddy”Peter的声音中带着不可抑制的喜悦与得偿所愿。迎着Charles抬起的目光,两人的身形在夜色中显得那么模糊,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滚滚夜色吞没。唯有相扣的指间对戒如此明亮,甚至刺痛了Charles的眼睛。
Remy依旧笑得欢畅张扬,“多谢您。Lensherr先生,也请您相信我,我会好好对Peter的。”
出乎意料地,Erik并没有唇齿相讥,而是喃喃答道。“我相信你。”声音轻得像是要散在夜风中。
两人的身影终于被夜色剪碎,就像空中的烟花,绚烂之后重归平静。大概整个世界再也没有Remy   LeBeau与Peter  Maximoff。
唯有相连的两座墓前闪耀的两枚戒指。Love never dies.
在最伟大的心灵感应者的帮助下,给予一次美丽的幻境,赠予一场迟来的盛大婚礼,一如他们曾经所愿。
Love never dies.

————没错,这其实是把刀。大致就是牌银已经战死,教授用能力给所有人制造了一个幻境,给予牌银一场心心念念的完美婚礼。

《补习》师生play 400fo 点梗[牌银]

我起名废,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400fo点梗,开上我的婴儿车√师生play。大致设定是牌皇在x学院当物理老师,老万头疼儿子期末挂科所以要牌皇来补课。也可以当《快银的特殊爱好及后果》的番外看。

半夜飙车有手癌,大家假装看不出来好不好?以及我说文科生,物理什么的....大家懂就好。那两个问题我也不会。

http://m.weibo.cn/3178112714/3994125051110552?sourceType=sms&from=1067095010&wm=3333_1001